樟樹市益康藥業有限公司

樟樹市益康藥業有限公司

多年為上百家客戶提供優質的OEM代加工服務

銷售電話

1897958795818507955028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關于益康

相關資訊

免費咨詢熱線

0795-7330778

OEM受托廠商擅自使用商標字號等標識構成侵權

文章出處: 人氣:發表時間:2019/11/28 11:53:03

   1、OEM加工合作中,基于雙方合作經營對外開展業務的需要,廠商被授權許可使用相關的標識等作為企業字號,在合作關系終止后,繼續使用該標識及企業名稱或其簡稱必然產生市場混淆與誤認的后果,此時廠商應予避讓及停止使用,否則構成不正當競爭。

 
  2、“巴洛克”在歐洲早期的含義為一種藝術風格,但與“巴洛克”能夠成為一個地板產品的知名甚至馳名商標并不矛盾。巴洛克公司及其關聯企業通過長期、廣泛地使用與宣傳,使“巴洛克”具有識別作用,成為區別商品來源的巴洛克公司的字號或商標的組成部分。
 
  案情簡介
 
  本案為上訴人浙江生活家巴洛克地板有限公司(原審被告、以下簡稱浙江巴洛克公司)與被上訴人巴洛克木業(中山)有限公司(原審原告、以下簡稱巴洛克公司)以及原審被告太倉城廂鎮門迪尼地板商行(以下簡稱太倉門迪尼商行)、福建世象家居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福建世象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巴洛克公司成立于2006年5月12日,經過不斷的宣傳和推廣,其生活家地板獲得了一系列榮譽,是中國十大地板品牌之一。后經三林生活家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林生活家公司)授權,其可使用第7771146號、第1600860號、第4777126號、第4276865號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為第19類)。2012年4月15日,巴洛克公司與意大利門迪尼工作室簽訂合作協議,確定其可使用門迪尼肖像權及名下之“門迪尼”(包含英文“MENDINI”)等相關權利。
 
  浙江巴洛克公司(原湖州正達木業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6月19日,巴洛克公司與其自2006年開始OEM加工合作關系,約定浙江巴洛克公司生產“生活家·巴洛克”牌實木地板,商標使用權、品牌屬于巴洛克公司所有,未經授權其不得在任何區域進行銷售。后經授權,2009年11月16日其變更企業名稱為浙江生活家巴洛克木業有限公司。后雙方產生矛盾,2015年12月22日,巴洛克公司發函要求解除合同,并要求就庫存清理、核對事宜進行協商,浙江巴洛克公司并未與其聯系,反而私自出售合同產品。
 
  經查,巴洛克公司為“生活家·地板”、“生活家·巴洛克地板”系列的實際出品者,產品銷往全國各地。浙江巴洛克公司的產品在太倉、福州、南京等多地銷售,且擅自在地板產品、外包裝、網站、門頭裝潢等處標注“生活家”“生活家巴洛克”等字樣以及相關圖形標識,官網域名亦與巴洛克公司極其近似。太倉門迪尼商行和福建世象公司未經授權,在店內宣傳及產品標簽上使用“生活家巴洛克”字樣,并銷售背面標有“生活家巴洛克”、“ELEGANTLIVING”字樣及圖形的地板產品,且上述侵權產品均來自于浙江巴洛克公司。
 
  綜上巴洛克公司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向法院訴請三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其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并賠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人民幣1000萬元。
 
  爭議焦點
 
  二審爭議焦點主要圍繞巴洛克公司的訴訟主體資格是否適格、被訴侵權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一審判決確定的賠償額是否妥當,以及本案是否超過訴訟時效展開。
 
  浙江巴洛克公司主張
 
  1、巴洛克公司非本案適格主體。授權協議書上僅有三林生活家公司的印章而未經公證,其主體情況不明,且起訴已過訴訟時效。
 
  2、浙江巴洛克公司銷售含有相關標識的地板是依約自行清理庫存的行為,是生產自救。其在產品宣傳冊、海報等商業宣傳中使用“生活家巴洛克”系正常使用自己的字號,非商標性使用,且以“MB”相區分。
 
  3、浙江巴洛克公司字號合法變更登記時間早于“生活家巴洛克”商標注冊公告時間,應保護在先權利,其使用企業字號不存在搭便車。
 
  4、涉案產品不是知名商品,包裝亦非特有,“巴洛克BAROQUE”“門迪尼MENDINI”并非知識產權,其使用這些文字不構成不正當競爭。
 
  5、一審判決確定的賠償數額錯誤,浙江巴洛克公司并非銷售巴洛克地板唯一的廠家,巴洛克公司提供的損失與利潤數據虛假。
 
  由此請求撤銷一審判決,駁回被上訴人全部訴訟請求
 
  巴洛克公司主張
 
  1、其已經提供了完整的商標授權協議以及授權使用、維權的相關的委托手續,都是連續、完整的,且在有效的訴訟時效之內。
 
  2、浙江巴洛克公司通過各種方式組合使用或者單獨使用涉案商標。其發送律師函,要求解除委托加工關系,并主動要求其提供清單并進行結算清理,但浙江巴洛克公司仍然大肆在全國各地招商,銷售侵權產品,這不是一種自救行為。
 
  3、其商標注冊時間早于浙江巴洛克公司企業字號授權變更時間。
 
  4、浙江巴洛克公司的企業字號來源于巴洛克公司的授權。其包裝風格在其他不變的情況下多加了“門迪尼巴洛克”,很明顯是為了混淆。且其非常清楚巴洛克公司與門迪尼先生之間的合作,仍搶注申請門迪尼先生英文和圖形的商標,已被商標局駁回。
 
  5、其提供的證據能證明,因浙江巴洛克公司的侵權行為導致內銷下跌,損失數額遠超過訴請主張的數額。
 
  一審判決結果及理由
 
  一審法院判決三被告停止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浙江巴洛克公司變更企業名稱、注銷包含有“elegantliving”字樣的域名,并賠償巴洛克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1000萬元,其余兩被告在一定數額內承擔連帶責任。主要基于以下理由:
 
  一審法院認為:
 
  1、被訴侵權產品系浙江巴洛克公司生產。浙江巴洛克公司在地板產品、外包裝、網站、門頭裝潢等處標注“生活家”“生活家巴洛克”等字樣以及相關圖形標識等行為,侵害了巴洛克公司的涉案商標專用權。其余兩被告銷售等行為亦構成商標侵權。
 
  2、巴洛克公司的生活家地板為“知名商品”。浙江巴洛克公司在同種商品上使用與巴洛克公司知名商品特有包裝相同或相近似的包裝,構成擅自使用巴洛克公司知名商品特有包裝;其刻意注冊與巴洛克公司近似的域名,屬于典型的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其將“門迪尼”與“巴洛克”組合大量用于其對外招商和地板經營中,以“門迪尼巴洛克系列”作為“生活家”“生活家巴洛克”品牌的系列進行宣傳,屬于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行為;其系經授權取得“生活家巴洛克”字號,在代工關系解除之后,通過各種方式不規范標注其企業名稱,構成不正當競爭。
 
  二審法律意義
 
  二審法院最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具有如下法律意義:
 
  1、浙江巴洛克公司侵權成立
 
 。1)依雙方代加工合同約定,浙江巴洛克公司有權自行清理庫存的前提條件包括合同已解除、解除時存有庫存、雙方確認庫存存在但巴洛克公司未按約購進庫存(寬限期90天)。
 
  首先,雙方之間的合同于2015年12月23日解除,此時為確定是否存在庫存產品以及是否屬于生產自救的時間點。其次,浙江巴洛克公司并無證據證明,雙方合同解除時,其存在庫存商品及具體的庫存數量,即便存有庫存,庫存數量也因雙方未進行清理、核對等而無法查清。最后,在上述兩個條件無法滿足的前提下,要求巴洛克公司按合同約定在90天內購進庫存產品并支付貨款,也缺乏依據。二審法院不支持其屬于生產自救的主張。
 
 。2)OEM合同中,基于雙方合作經營對外開展業務的需要,廠商被授權許可使用相關的標識等作為企業字號,在合作關系終止后,繼續使用該標識及企業名稱或其簡稱必然產生市場混淆與誤認的后果,此時廠商應予避讓與停止使用,否則構成不正當競爭。
 
  浙江巴洛克公司明知巴洛克公司商標及企業字號享有較高知名度以及使用相關文字會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仍不予避讓與停止使用,主觀惡意明顯。在缺乏法律依據及合同依據的情況下,法院應當認定其構成商標侵權與不正當競爭,責令其變更企業名稱中的字號。
 
 。3)“巴洛克”在歐洲早期的含義為一種藝術風格,但與“巴洛克”能夠成為一個地板產品的知名甚至馳名商標并不矛盾。巴洛克公司及其關聯企業通過長期、廣泛地使用與宣傳,使“巴洛克”具有識別作用,成為區別商品來源的巴洛克公司的字號或商標的組成部分。
 
  巴洛克公司自2012年起即與意大利著名建筑設計師門迪尼開展商業合作,浙江巴洛克公司對此知曉。因此其在產品或其他載體上使用“門迪尼巴洛克”或“門迪尼巴洛克系列”作為“生活家巴洛克”地板系列進行指代性宣傳,顯然具有搭便車和混淆公眾、誤導消費者的目的,構成虛假宣傳等不正當競爭行為。
 
 。4)其侵權行為不僅包括雙方合作關系終止以后的行為,還應包括雙方在合作期間其違反合同約定擅自開設門店銷售地板產品的行為。同時其在法院下達禁令之后,其仍不停止相關使用、宣傳與銷售行為,情節十分嚴重。
 
  2、一審判決確定本案的賠償數額時采用了“因銷售流失而損失的利潤”及“因價格侵蝕而損失的利潤”兩種計算方法,并考慮了巴洛克公司因侵權行為而遭受的未來銷售利潤損失、商譽損害、為禁止侵權而支出合理維權費用以及浙江巴洛克公司侵權的惡意、嚴重情節等多方面因素,這些計算方法及多重考慮因素之間具有互補性而非互相排斥。該認定有理有據,方法科學,因果關系妥當,推理合理清晰。
此文關鍵詞:益康,保健品加工,保健品OEM
广东快乐10分怎么玩的